首页 > 文化旅游 > 正文

三亚200座院落岌岌可危 如何拯救崖城百年古屋
2012-09-01 12:17:34   来源:   评论:0 点击:

走进海南三亚文化重镇——崖城,带有沧桑、古典和破落的成群古民居里,看着刻有历史痕迹和凝聚岁月记忆的壁画以及那些历经沧桑巨变的银发老人,面对林立的高楼,建筑工地上的轰鸣声,无时无刻感受到时代的变迁。...
走进海南三亚文化重镇——崖城,带有沧桑、古典和破落的成群古民居里,看着刻有历史痕迹和凝聚岁月记忆的壁画以及那些历经沧桑巨变的银发老人,面对林立的高楼,建筑工地上的轰鸣声,无时无刻感受到时代的变迁。在这些古民居危房下居住的老人,看着一座座古民居轰然拆除,他们流下浑浊的眼泪。

  崖城,2003年至2010年间,有6座明清院落被拆除,剩下200多座院落在社会快速发展中颤抖、呻吟。民间古民居保护志愿者、三亚市历史文化名镇保护成员、琼州学院退休老师张远来说,在社会快速发展中,保护好古建筑群是一种文化救赎,也是延续传统文化血脉的主要途径。

三亚200座院落岌岌可危 如何拯救崖城百年古屋

古民居建筑群 柴彦明 摄

 

 

三亚200座院落岌岌可危 如何拯救崖城百年古屋

被拆除的古屋 柴彦明 摄

 

  惋惜“国学儒人”匾额碎裂成片

  今年初,听说保平村村民周凤群要将自家始建于清代中期的古屋拆毁,在原地上建小洋楼。张远来等人前去多次交涉,告知周凤群其屋包含“古典建筑文化”、“吉祥文化”,价值连城,拆除意味自毁金屋。但周凤群依然以“家人不够住”和“自家的屋子为何不能拆除”为由拆除。

  4月20日下午,周凤群请人拆除古屋。代表中国传统建筑文化青砖瓦砾随着掀翻屋顶,而跌落在地上变成碎片,而此时的跌落,恰恰是一种满腹文化的历史巨著凋落。在张远来等保护者的面前,题有“国学儒人”的匾额再次随着嘈杂声坠落,全部碎裂成片,印有别致彩绘瓦片,诉说着历史前进的沉痛与幽怨,张远来等保护者心在滴血。

  面对百年古屋的残垣断壁,周凤群神情几度凝重,惋惜哽咽地说:“要是有办法,我怎么会去拆除这些古屋,一家10多口人挤在一起,生活极不方便。”

  周凤群,在藤桥中学教书37年,退休以后住在藤桥。爱人今年71岁,患中风6年了,长年用药。考虑到年事已高,周凤群要回老家保平养老,但那两间老屋让他费尽思量。老屋下雨漏水成河,时有碎裂的瓦片跌落,面对这样的情况,老人几次在拆与不拆思量中徘徊。经过几次家庭会议,最终决定,把老屋拆掉,盖新房子。

  追寻古典与彩绘铭刻历史的沉淀

  5月21日下午,记者在张远来的带领下,沿着颠簸不平的道路,赶往保平村。张远来在车上情不自禁地指着路两旁的古民居说,保平有成群成片的古民居,都是明清时期的建筑群。

  记者看到,周家老屋的原址上已打好地基。老屋的右侧墙体仍在,光滑而坚固的墙体显示出明显的清代建筑风格,上面“吉祥云”、“吉祥鸟”的彩绘清晰可辨。

  张远来用数码相机记录即将消失的记忆,他还在地基周围四处寻找比较完整的彩绘瓦片,拣起几块带着泥土的彩绘碎片,拿到水笼头冲洗,冲洗后的彩绘颜色依然鲜亮如初,他小心地包好一片花冠依稀可辨的牡丹花彩绘。

  据张远来介绍,以前这里很多人都是官宦子弟,在古代较有名望,都建有比较大的古屋。而周凤群祖先在朝廷为官,而题有“国学儒人”的匾额就是最好证明,这不仅代表着家庭的名望,更是当时一种文化的象征。经过他多年的调查,周凤群家的建筑艺术极高,这还表现在屋顶下的“吉祥云”彩绘,这些彩绘虽然在保平较为常见,不管是形状还是规模,周凤群家的风格极为夸张,很有艺术鉴赏和考察价值。

  张远来认为,这种代表身份的建筑群,不仅仅代表身份,也代表了当时文化艺术的最高成就,是历史的见证,铭刻这历史文化在这里是如何沉淀的。

  救赎保护政策仅是“望梅止渴”?

  在一户拥有清代早期建筑的阿婆家,阿婆正在阴影处纳凉,在屋子右侧墙壁已倒塌,用砖块垒起来遮风挡雨,一侧的房顶木头出现断裂,下面有一根柱子顶着。远处看,这座经历了400多年风雨的房子已显得非常脆弱,人一靠或会倒塌。

  阿婆年过九旬,看着记者拍照,赶紧走过来用方言说,这房屋都不敢住人,里面只有放着一些东西,他们只能在隔壁搭建一个小房子住。这样的房子舍不得拆除,因为是老祖先留下的。

  在拥有明代建筑的张祥科家,记者看到整个建筑风格保存依然。据屋主介绍,有记载称,该建筑建于1614年。由于经历时间过长,房屋已出现问题,几经修缮,屋顶、柱子已不是原始的了,他们对此也没有办法,只能靠这样修缮保存原有建筑。

  随着对历史文化的关注,保平这个弹丸之地已有一定的名气。2007年崖城镇被认定为“国家级历史文化名镇”,而在申请“国家历史文化名村”的过程中,得到专家一致肯定,预计今年6月份就能正式授牌。

  张远来说,对于这样的历史文化,经过多方努力,引起了政府的重视,但就在2003年至2010年期间,就有6座明清建筑被拆除。

  张远来还说,国家历史文名镇、名村保护条例规定历史建筑的修缮费用可以由政府补助,但每所房子补助多少,要先做规划,等规划方案通过审批之后,确定规划方案里面划定房子的保护等级,按等级确定该给多少比例的经费。但很多村民看着自己的房子破落下去,没钱修缮,等专项经费,又没有确定时限,所以失去了耐心。

  村民说,他们经常看到张远来出入拥有古民居的家庭,希望他们要有耐心,可是他们要生活啊。而每天面对没钱、没地又要住房的现实,坚持下去对谁来说都很困难。

  这位村民的话道出崖城镇保平古民居保护的尴尬,古民居保护志愿者与“望梅止渴”的政策还能走多远,是否会等到政策实施的一天,所有的古民居已长眠于地下。

  前景将打造原生态旅游景点

  今年3月份,来三亚参加博鳌旅游论坛的国家博物馆馆长单霁翔一下飞机就到保平村调研,看了以后说:“保平的古民居是出类拔萃的。”

  据省文物考古学会常务理事、海南大学教授阎根齐说,保平村保存有明清代建筑院落46个,是目前海南省发现的规模最大的、连片而建的明清民居建筑群。

  据了解,自从崖城镇被授予历史文化名镇开始,专家们就不断地对保平村进行实地调研,做规划,确定保平是“崖城国家历史文化名镇”的重要支撑点。清华城市设计研究院对保平村的保护方式、措施有了初步规划。根据规划,保平村要打造成一个集红色旅游文化、优美自然风光、特色古民居、本土民俗文化等为一体的原生态旅游景点,以客观存在为载体,展示居民原生态的生活,包括衣、食、住、行各方面。


相关热词搜索:三亚 院落 岌岌可危

上一篇:海南崖城古州之叹 即将湮灭在文明浪潮中的古城
下一篇:《梅山之光》昨夜在三亚崖城镇精彩上演

分享到: 收藏